我是路人 希邊的小羽

我是一名寫手 可是是渣渣
我是一名手繪 可是是渣渣
我是一名coser 可是是渣渣
我是一名路人 可是我很成功(?

這次台中cwt16的預定如下
覺得兩天都能跑上台中逢甲場覺得超開心!!!!!!!!!!

D1 真珠美人魚悠莉 搭檔小波 赤毣
搭檔太可愛太帥氣覺得難過TTTT
旁邊還會有境界彼方未來、女裝渚(ノ´∀`*)
D2 終疆 疆書君///艸///
想要求個大哥二哥來逛場次TTT
歡迎各位同好來勾搭(張手

歡迎抱抱衝撞(?

【特殊傳說】變性大作戰(漾.千:我們不要變成女的啊!)

第六章

最後我們完成任務後,我與千冬歲離開了花蓮,回到了原世界的某間旅館的房間。

我坐在床的邊邊,努力的用那不重用的腦袋思考著。

我們搞不懂為什麼安地爾會在花蓮,難不承為了擴大自己的勢力而來到台灣嗎?

還是為了尋找自己獨特的咖啡味……

不、我覺得那不可能,就算找咖啡香味,也不必大老遠的從守世界到原世界的台灣花蓮找吧?

那肯定有不好的事情。

「冥,最近到學院一趟吧。」千冬歲身上飄出了屬於他的獨特氣息,可見他剛剛才洗完澡。

「咦?為什麼?」我們請假了幾個禮拜,照理說有一段時間是不用去學院的吧?

我看到千冬歲滿臉黑線的望著我,可是我真的不知道要做什麼啊?

千冬歲拿起一張紙,上面寫著『勁爆,學院出現兩大超級美少女!』

「哦哦~誰誰誰?這麼厲害變成……頭條……」一開始我挺沒興趣的,後來看到下面的圖片,我不出聲了。

「『……』」

我與千冬歲沉默的看著對方。

「我明白了,我們立刻馬上明天直接過去吧!」腦袋完完全全的清晰了起來,我倒是要看看是哪的渾蛋把我們的照片流傳到學院裡面。

而且照片似乎還有再加強美化,那些人一定是變態!

上一句請容許我改一下,那些就算不是人的人一定是變態!

很明顯的千冬歲跟我也有一樣的想法。

我們不約而時勾起了嘴角,明天、我們走的瞧。

不過回歸正提,安地爾那事、不知道千冬歲有什麼想法。

「那個啊,我倒是覺得他可能在策劃什麼,但是我有感覺不到他身上有什麼不尋常的氣息。」千冬歲聽完我的想法後,很冷靜的一一說給我聽。

我歪了頭,「可是他那時候給人的壓力依舊很大啊。」就像上次跟學長遇到安地爾的那一次很像。

「我想他的實力大概都不曾退化吧。」千冬歲想了下,最後用讓我較容易懂的語氣說道。

我瞪大眼睛。

「欸——果然是變態咖啡狂!!」我驚恐,果然是變態,變態火星人!!

然後,因為我的聲音太過於刺耳,接著被千冬歲打昏了。


「喂喂、你看到了嗎?」路人1小聲的對著路人2問道。

「我看到了我看到了,果然跟照片不一樣,本人比較可愛!!」路人2有些激動的說道。

旁邊的路人3跟著回應,「而且不覺得那個穿著藍色衣服的小女生很可愛嗎?」

「紅色衣服的小女生也很可愛啊!」路人2不滿的說。

「不、我堅持是藍色衣服的女孩比較可愛!」

「不、是紅色衣服的女孩!!」

「是藍色衣服的女孩!!」

「是藍色女孩!!」

「是紅色女孩!!」

這樣的對話已經持續了好幾分鐘,而且也開始為了哪個比較可愛而開始動手,讓人不注意也很難吧。

漸漸的一直有人來圍觀,還來個問眾人哪一個比較可愛?!

真是的,能不能成熟一點啊?

「『我說。』」突然有兩道聲音傳來。

人人不禁愣了一下,隨後轉頭。

發現那兩人正是剛剛討論誰才是最可愛的兩位少女。

「就是你們把我們的照片流傳到各個學院嗎?」紅色衣服的少女連上露出了戲謔的笑容道。

「而且還不怕丟人現眼的在這裡評論我們誰比較可愛。」藍色衣服的少女露出了『和藹』的笑容道。

不等他們回復過來,兩人又繼續說。

「『那麼準備好讓我們好好的賜教一下嗎?』」兩位少女瞬間手上拿出了爆符所做出來的武器。

一步一步的走向中央的那幾個人。

路人123等等,通通冒冷汗的看著一個拿著弓箭、一個拿著機關槍。

這到底要不要給活命呀!

「也讓我加入。」一道不唐突聲音傳來,兩位少女雙雙回頭。

進入眼簾的是灰藍色已經被綁起來的短髮,眼神銳利的瞪向中央的路人123。

路人123冒出了更多的冷汗。

因為眼前的可是,幻武兵器的高手,萊恩.史凱爾。

紅衣少女笑了笑,「歡迎。」

因為她知道為什麼萊恩會加入,因為他的飯糰被他們之中的某個人給踩爛了。

所以才會憤怒吧?

不、那大約就是莉莉亞所做的飯糰,所以才會拿出自己常用的幻武來打人吧。

嘖嘖,萊恩果然是管妻控!

然後眼神一凜。

我可不會讓這些人逍遙法外呢。

敢用我們的照片就給我通通去死吧!!


「嗯?那裡似乎很熱鬧呢?」紫瞳少年微笑的走道紅瞳少年的身旁。

他指著有三個人正在大開殺戒的檻著路人們。

紅瞳少年淡淡的督向被砍的那一方,「太弱了。」

像是知道紅瞳少年指的是什麼,紫瞳少年又笑了出來。

「或許呢,冰炎。」

「夏碎,去報告。」







那麼、我們在舞會上見囉。

褚、在房間洗完澡等著我。




後續

抱歉這麼晚才更新><

【特殊傳說】變性大作戰(漾.千:我們不要變成女的啊!)

第五章

「咳……冬,我們回報一下公會吧。」我拉住千冬歲的衣擺,我的臉色不是說很輕鬆,但我看到喵喵他們的表情後,讓我覺得應該會有點像我老姐吧……

「好……」千冬歲深呼吸了好幾下,回復剛剛的情緒後,才緩緩開口。

我真心覺得繼續待在這裡會有更奇特的事情發生。

要先回公會呢還是要直接離開醫療班?

不過……誰會想要在一間會偷拿器官、會找人打架、和藹和親的人同一間呢?!

就算不是人也會想要離開啊啊啊。

而且就算不是學生,某個戀屍癖會一直偷拿器官啊!

至於『會找人打架』的那個人……

我是覺得他好像只有針對千冬歲一個人,可是目前五色雞頭根本不知道千冬歲是男生啊!

要知道千冬歲她是因為我的關係而不小心變成了女孩子,也萬萬沒想到會吃蛋糕就變成這樣。

「冥,還有剩下的嗎?」千冬歲默默的靠了過來,看著我拿出來的手機。

我點了頭,「還有兩個任務,有一個是支援的,另一個是到原世界探查花蓮的建築物好像有什麼在蠢蠢欲動。」然後開始在翻任務的詳細資料。

「那麼,支援任務我們先擺在第一順位才對。」千冬歲開始對著我說道。

「我也有這樣想,但是現在我們人在這裡啊……」這也意味著,因為他(五色雞頭)的關係,任務也只能交給別人。

千冬歲明白我的意思,也點點頭的回答,「那麼那先其他人支援吧!」

「好。」我提起手機,開始快速的回報任務和把任務給他人。

等我把手機的簡訊以及其他的東西都整理好後,發現千冬歲不在我旁邊。

……

或許我該認真要不要拿起米納斯把這對兄弟擋打飛。

為什麼五色雞頭和黑色仙人掌在討論我們的器官啊啊啊啊!

我們的器官不值錢啊!

我們應該三十六計走為上策才對。

不然繼續待在這裡我們可能會不知道什麼時候器官被摸走了……

「那麼我們先走一步了。」我拉走千冬歲,說完我毫不猶豫的開啟魔法陣離開。

「喂你!」在離開的後一秒,我好像看到五色雞頭似乎想要說什麼,但是我們已經離開那裡,接下來的話語我們也聽不到了。

*

我們……來到了一個……不太熟悉的地方……

綠意盎然的草原、蝴蝶紛飛的花木、不見五指的大海、晴空萬里的大太陽……

這裡、該不會是?

「這裡、是花蓮吧?」千冬歲習慣性的推了一下眼鏡,接著又後知後覺的才發現自己沒有戴眼鏡。

我默默的點了頭,沒想到我一開啟法陣,就剛剛好在花蓮這裡……

這算是狗屎運呢~還是只是運氣剛好~

不過、我還是別想太多的好。

「那麼這裡哪裡有建築物呢?」千冬歲東張西望的看了一下這附近的地形,「不過漾、咳冥妳第一次就成功的轉到這裡來,有進步喔!」

千冬歲一開始說到一半想到不能說出真名,趕緊回復過來稱讚我。

「我還需要繼續磨練啦哈哈……」說真的,我會練這樣已經可以說算是不錯了。

因為自己總是不能依靠著學長吧……

唉、我也要學會獨立吧。

像千冬歲,他既會煮飯、打掃、知識比我多、總是很貼心、做事都有一定的原則。

不像我……什麼事情都依靠千冬歲要不然就是喵喵他們QAQ。

「漾漾,應該就是那棟了吧?」千冬歲的話讓我馬上回復過來,「而且跟其他房子不太一樣,還有漾漾妳又在胡思亂想什麼?」

「咦?我、我沒有啊。」我眼神飄移的說道,不知道為什麼,此時的我害怕看千冬歲的眼神。

「真是的,別想那麼多。」片刻,千冬歲出手摸著我的頭。

啊啊啊啊頭髮要變成鳥窩頭了!!?

但是我卻沒有阻止她的動作。

我們互看了一眼,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我真的想很多,其實我也不必擔心以後的事情,我只要做好當下的事情以及未來的事情,何必在意這小事情呢?

我恍然大悟了,原來如此,反正我現在是女生(不對),不用擔心嘛。

「那麼我們一起走吧。」我牽著千冬歲的手,好像是兩個女孩很要好的走下山。

很難得的我們在走下山的同時,也似乎打開了心窗,開始激發女性的本能(漾:為什麼是女性的本能啊啊啊!?)的聊天。

忽然間。

我們不約而時感到一股惡寒。

這種感覺以前在鬼族大戰好像也有過。

「冬!?」我拉住她,表示我們不適合現在走動。

千冬歲點點頭,隨後把我拉去草叢裡面。

我們超級有默契的開啟隱藏的法陣,好讓我們不被發現。

咦咦?那個藍色頭髮的……

不是變態咖啡狂安地爾嗎?

為什麼他會在這裡?

難道他是來阻撓我們完成任務嗎(千冬歲:漾漾你想太多了。)?

不過他好像只是經過這裡,然後不知道做了什麼接著離開了。

——等等。

這裡是花蓮吧?

是花蓮吧?

對吧?

為什麼鬼王高手會出現在這裡?

照理來說他應該不是要去找其他鬼王嗎?

為什麼要來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呢?

為什麼啊?

到底為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。

「為什麼一個鬼王高手會來花蓮這裡啊啊啊啊。」我有些驚悚的問道。

「誰知道呢……」千冬歲有些冒冷汗的回答。

最後的最後。

我們也完成了花蓮的事件。

原因只是有冤魂在抗議沒有很好的服務設備,混蛋,就只是沒有更好的服務設備而已,就比其他的冤魂還要更大條。

你們會不會很無聊啊。

真是的。

*

「終於結束了。」紫瞳少年勾起微笑的結束手邊的鬼族。

接著在把那些鬼族在用到死在不能死了。

直到紅瞳少年把對付的那隻『大鬼』解決完後,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上邊的鬼族(?)。

甩開鬼族後,紅瞳少年冷哼了一下。

紫瞳少年道,「原本一個禮拜完成的任務卻被我們給五天內完成呢。」

「那又如何,不是正合你意?」

「的確是呢——」












我們要回來了。

等著我吧。

明天就是七夕了 我為什麼要虐自己去看小波悠莉這對童年配對呢TTT

【特殊傳說】變性大作戰(漾.千:我們不要變成女的啊!)

第四章




「當我老婆吧。」五色雞頭又再一次的向千冬歲說道。

咦咦?

這倒底發生什麼事了?!

為什麼可以進展到這裡啊啊啊?

五色雞頭又為什麼要千冬歲當他的老婆?!

這一切的一切都發生啥事了?

千冬歲馬上清醒了過來,「恕我拒絕。」語氣很不太好的回答。

「本大爺才不管妳的意願咧~」五色雞頭扮了鬼臉,貌似要激怒千冬歲?

「你找死嘛!?」千冬歲頭上冒出了許多的青筋。

不料,五色雞頭回答,「不好意思~本大爺沒有尋死的意思喔~」順便比個蓮花指。

千冬歲對五色雞頭比個中指,「小混混就是小混混。」一臉就是女王般的姿態啊啊啊。

「噢、娘子你怎麼捨的傷害夫君的小小悲慘的心靈呢~」五色雞頭把手抓住自己的胸前衣領,一臉就是八點黨才會出現的表情。

是說五色雞頭你已經和台灣的電視劇已經融合在一起了嗎?!

「小……咳咳咳,你、你說誰是娘子啊!」原本要接下去罵五色雞頭的瞬間,千冬歲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了


「不就是娘子妳嗎~」五色雞頭用手戳著千冬歲那滑嫩的臉頰,「噢、不愧是娘子,果然肌膚滑嫩嫩啊!」

「西瑞.羅耶伊亞!!」

「娘子原來喜歡叫夫君全名啊~」

「老子今天不把你打掛我絕對不會死心的!」

「娘子捨得嗎~」

我愣愣的站在那邊看著千冬歲和五色雞頭抬槓。

是說……千冬歲我們應該是要回報任務嗎?

剛剛發現我們上一個任務還沒有回報就把去給人家吃午餐了。

我拿起手機開始默默的看一下任務表,嗯、跟公會報一下任務進度之後在解決接下來的兩個任務吧。

不過他們這兩個死對房居然也有這樣的碰面啊?

兩個男的(其中還有一個變成女生)居然會有這麼奇(ㄍㄨㄟˇ)特(一ˋ)的對話。

現在想想好像有點不切實際,但是你們只要把地點放在Atlantis學院的話——

一切都不奇(ㄍㄨㄟˇ)特(一ˋ),反而會覺得很(ㄎㄨㄞˋ)美(ㄇㄟˊ)好(ㄇㄧㄥˋ)呢~

在繼續翻翻簡訊,應該沒有什麼了。

於是我就把手機收了起來。

看著還在搞『我要把你打掛』、『哦哦本大爺隨時奉陪』的戲碼的兩個人(有一個不是人),我頓時有點無奈。

接著我擺出惡鬼巡司的架式,「嗯,你們在我面前搞這齣是怎樣?」我記得老姐還有抱胸的姿勢吧?

「?!」五色雞頭馬上轉頭過來盯著我,好像是多幾百年沒看到惡鬼降臨似的。

——對不起老姐我居然這麼說妳啊啊啊!!

「……」千冬歲則是額頭上冒出了細小的冷汗。

很好,看到他們兩個總算肯停手了(不是停嘴嗎?)。我露出了滿意的笑容。

「惡鬼巡司?不對、氣味不一樣。」五色雞頭皺眉的直直的盯著我,說出了讓我有點不太妙的話,「妳、妳

該不會是——」

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糟糕要被發現我變成女生了!!

我此刻的心裡卻是啊啊啊的的吶喊著,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!

「妳該不會是——惡鬼巡司的妹妹!」


……

………

…………

我倒,連旁邊的千冬歲也跟著倒了。

「……不、我只是路人甲罷了。」我頭似乎有點痛的扶額道。

為什麼五色雞頭會把我想成老姐的妹妹啊,天知道我家老姐沒有妹妹只有弟弟吧?

還有千冬歲妳不要再偷笑了,別以為妳轉過去就不會讓我看到妳抖動的肩膀啊啊啊!

不對、最重要的任務吧?

為什麼會發展到這裡來了啊?誰可以給我答案啊渾蛋!

「……妳一點也不像路人甲啊?該說妳很像惡鬼巡司、可是妳卻有點像漾——」五色雞頭開始認真起來的分

析著。

糟糕、好像有點不妙。

我使一個眼色給千冬歲,拜託她把五色雞頭傳送到其他地方去。

我有好辦法。千冬歲也用眼神看著我道。

接著,千冬歲用爆符變成了一個小刀,接著丟向五色雞頭。

五色雞頭反應不過來,結果就是手上一道不深也不淺的傷痕。

千冬歲在快速的把符丟在地上。

地上的法陣移到金黃色光芒包著我們,下一秒,我們就傳送到其他的地方去了。


『……』

我們對著碧綠的大眼瞪小眼著。

默默的看著眼前的金色雙馬尾、碧綠的大眼、穿著藍色醫療袍的好久不見的鳳凰少女。

「咦?冬小姐和冥小姐怎麼會在這裡呢?」喵喵可愛的歪著頭疑惑的問道。

喵喵妳是真的不知道我們是誰還是假的不知道啊?

我是褚冥漾啊啊啊!

千冬歲甩了頭,「這裡是……醫療班?」語氣有些不太肯定的問道。

「對呀,怎麼了嗎?」喵喵把手上的繃帶纏繞在另一個病患的手臂上,才回答千冬歲。

『……』我和千冬歲互看一眼,沉默。

打破這沉默的是一個頭髮很長很長的人……

噢、是黑色仙人掌。

「妳們把西瑞小弟打趴後再帶來醫療班?」黑色仙人掌玩弄他手上不知道從誰的身上拿來的肝臟,笑呵呵的問著我們。

千冬歲笑了一下,「放心吧,我有手下留情的。」只不過是他先找查的就是。

這一個笑容,不知道已經捕獲了現場男人們的心。

「……是妳動手的?」黑色仙人掌的笑容停頓在那裡,語氣似乎有滿滿的不可思議。

「對。」千冬歲把掉在前面的黑色長髮撥到耳後說道。

是說……看到黑色仙人掌和千冬歲的對話……

剛剛是五色雞頭現在則是變成黑色仙人掌是吧?

「好了,下次要小心點唷~」喵喵仍然不知道現在的氣氛好像有點的怪異一些,拍拍她正係好的繃帶上面,喵喵大大笑容笑著說道。

接著喵喵的笑容還沒鬆懈下來,把目光轉向據說是鳳凰混血的高位說道,「九瀾先生把你手上的肝臟放下來,不然醫療班又會有患者投訴。」

『……』在一次的,我和千冬歲沉默了。

黑色仙人掌不滿的滴咕的幾聲才把手上的肝臟放回去。

其實喵喵才是終極Boss吧?!

「吶吶~冥小姐~」喵喵突然蹦跳跳的跳在我旁邊,讓我下了一大跳。

「咦?」

「喵喵想要問妳有沒有哥哥或是弟弟呢?」

「……」我沉默了一下,喵喵這是在試探還是……「不、我只有姊姊。」

我不動聲色的瞄了一下千冬歲。

千冬歲點頭。

「原來是這樣啊……」喵喵點點頭表示了解後,又低頭思考了一下。

拜託別問一些私人問題啊,這樣我可要亂掰依些有得沒有的啊啊啊!

「冬小姐有沒有男朋友啊~」

哦哦,這次目標轉換成千冬歲了嗎?!

「有。」千冬歲快速的回答。

但是這次驚訝的不是喵喵,而是——躺在地上許久的五色雞頭。

「什麼——娘子妳怎麼可以在我背後偷偷跟其他男人在一起!」五色雞頭又開始胡言亂語了,一臉就是心痛欲絕的表情。

真是……夠了。

「西瑞小弟啊,下一個女孩會更好的。」黑色仙人掌拍拍自家弟弟的肩膀說道。

五色雞頭不領情的甩開黑色仙人掌的手,「老三別碰我,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又想要偷摸走我身上的器官!」然後反折自家老哥的手,「我偏要她。」

真是意外的固執。

「……」←這是千冬歲的反應。

「冬妳真是搶手啊。」←這是我的反應。

「冬小姐魅力無法檔耶?」←這是喵喵的反應。

「唉呀唉呀真是很少看西瑞小弟這麼固執。」←這是九瀾的反應。


「怎麼了?他沒接?」妖異的紫瞳似笑非笑的望著眼前的鮮紅的眼瞳。

「哼。」鮮紅的眼瞳表示不想要提起這件事。

紫瞳少年輕笑了一下,「也對,我們還在任務中呢。」他們細小的貼心,我們感受到了。

他們正在一個位於很危險的地形中,絲毫不能有一些些的分心。

不然他們可能會先葬身於那兒了。

他們會有時間在這閒聊,這也代表這裡三分之一的鬼族已經被他們給滅了。

「麻煩。」紅瞳少年不屑的說道,但也明白這任務的重要性。

——絕對不能有失誤。














所以褚,你等著我,我會在化裝舞會回來的。

歲,我會平安回來的,所以你要打扮得美美唷。






後續

哇哈哈哈,終於放上來了ˊˇˋ
雖然說這篇不是搞笑向(?)
但是也可以有搞笑的劇情吧?(應該)

【特殊傳說】變性大作戰(漾.千:我們不要變成女的啊!)

第三章


可是不管怎麼看都覺得很有鬼啊!

如果這其中有鬼的話,那為什麼有一股視線讓我有些雞皮疙瘩呢?

「冥,學長有傳簡訊給妳嗎?」突然千冬歲出了聲,讓我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嗯?傳簡訊?學長會傳簡訊給我嗎?

那個任務大魔人居然會傳簡訊給我,天要下紅雨了吧!!

我拿出手機,「我看看。」然後把螢幕打開。

……

嗚嗚,我要死定了。

未接電話三通。

未看訊息兩通。

學長你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找我啊啊啊?!

可是沒有回復的話,學長回來的時候我可能會小命不保啊……

我嘆了一口氣,接著拿起手機訓練有素的(?)把已經打好的簡訊傳了過去。

看到簡訊傳送過去後,千冬歲才出聲,「這個沒有毒。」然後把湯匙把湯給杓了起來,「剛剛試過了。」

咦?怎麼試毒的啊?

呃……看到千冬歲那個表情……我想我還是別知道的好。

我把手機收了起來,「嗯,知道了。」

雖然說這百分之八十不確定有沒有毒,但是我相信千冬歲。

接著我也拿起湯匙也來喝一口的湯,在喝下去的同時我也苦著臉喝。

這湯在我的舌尖散開來,裡面帶有著甜蜜的香味撲鼻而來,雖然這湯底是甜滋滋的,但是這裡面的配料與湯

底味道雖然大不相同,意外的這兩者配合的剛好。

看到我那幸福的表情,千冬歲也毫無猶豫的喝下去。

唔哦哦哦!是蛋糕耶!!

我看到服務生推著接近十個左右的蛋糕走向我們的位置,我帶著興奮的眼神盯著蛋糕君。

蛋糕君表示:我要被吃掉了。

「冥妳……呃、沒事。」千冬歲似乎想說什麼,卻馬上壓下那不明的話語。

我眨了眼,「噢。」我用單音來回應千冬歲,因為我的嘴裡是滿滿的蛋糕所以沒辦法正常回應千冬歲。

千冬歲突然笑了,接著非常優雅的吃她眼前的蛋糕。

意外的我們發現一件事情,很有默契的把手上(桌上?)的食物(蛋糕?)吃掉,付完錢後我們走出了大門

走到了一個巷子。

「有可疑的人。」千冬歲又再次的習慣性的推了自己的眼鏡,但是又再次的發現自己沒有戴眼鏡才恍然大悟

,不管三七二十一,千冬歲拿起自己的幻武警惕著。

我凝重的點了頭,「嗯。」我也跟著拿出了米納斯。

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眼皮一直狂跳?

是因為害怕嗎?——不、不可能的。

是因為有危險?——這……似乎有可能。

還是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?

等等、不對,這個氣息?

我皺了眉頭,「冬,這個氣息……有點熟悉。」不尋常,真的,好像在哪裡感覺過才對。

快想想啊褚冥漾,在哪裡感覺過啊!!

千冬歲瞇了眼,似乎正在感覺周圍的流動以及氣息,過了好幾分鐘,接著她才緩緩的抬起頭,「雖然我不能

用雪野家的法術,但是這氣息的確很熟悉。」呃,言意之下就是她也知道這氣息也很熟悉,但是這個人(?

)似乎很隱匿的很厲害,所以有些模糊。

「不如,聲東擊西?」我提出了意見,望著千冬歲。

「聲東擊西?」千冬歲愣了一下,隨即馬上了解我所說的『聲東擊西』。

接著我們兩個露出笑容,一個冷笑、一個邪笑。


在我們佈好了陷阱後,我就躲在一個暗處看著千冬歲的方法。

呵呵~不知道是誰一直盯著我們的事情。

要先把他丟去給學長處理呢?還是交給米納斯處理呢?

噢,我想應該要看到那個人在處理看看吧?

反正如果是跟蹤狂的話,二話不用說就直接給他一拳……

不,先給他十八酷刑再說吧!

然後再SM……呃呃呃,我到底在想什麼啊啊啊。

居然想到SM去了。

不過,我很好奇千冬歲會用什麼方法給那個人生不如死的方法呢。

真的很期待呢~糟糕、我好像變邪惡了。

千冬歲突然轉頭了過來,一副『認真一點好嗎?』的表情。

啊哈哈哈,被發現了。

接著我用『放心我會認真的。』的表情回應。

千冬歲點了頭,接著手一揮。

快到我根本看不到千冬歲丟的是什麼。

「是誰。」千冬歲冷冷的對一個地方大喊。

咦?這麼快就出現了啊?

我有點好奇到底是誰一直跟蹤我們耶?

等等……

那個頭髮!!

先不說那個頭髮的主人到底是誰。

沒想到跟著我們的人……不、正確來說他是獸王族,居然是五色雞頭!!

「……妳是誰?」五色雞頭居然愣了幾秒,接著他用很警戒的眼神瞪著千冬歲,彷彿想要把千冬歲給看穿似的。

「嗯~你為什麼跟蹤我?」千冬歲毫無在意五色雞頭的警戒神情,雖然她也有小小的驚訝跟蹤他們的居然是不良少年。語氣乍看之下有點輕鬆,但是看到千冬歲的表情可不輕鬆。

五色雞頭似乎很不喜歡這樣平靜的對話,他馬上暴怒,「為什麼妳身上的味道跟『他』的味道一樣?!」手臂瞬間變成了獸爪。

千冬歲沒有什麼害怕的神情,只是勾起了一抹殊不知的微笑。

眼前的五色雞頭看到千冬歲的笑容,不禁有些失神,也很快的收回失神的表情。

「居然連微笑也很相似……」五色雞頭瞇起眼睛,依舊直直的盯著千冬歲。

「為什麼你跟蹤我呢?」沒有聽到回答,千冬歲挑了眉問道。

「沒有為什麼。」五色雞頭的回答真想讓人……給揍下去!

之後我看著千冬歲的一舉一動,看著有沒有暗號。

「剛剛在你旁邊的那個女的咧?」五色雞頭又向千冬歲提問了。

——等等,為什麼你會記住路人甲的我?!

我雷了,該不會五色雞頭喜歡的類型就是姐這個類型吧?

歐賣尬,真不敢相信啊。

「……嗯~真沒想到你這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獸王族會記住那個女孩子。」千冬歲空白了一秒,接著露出是要準備開打的姿勢的笑容對著五色雞頭說道。

好奇怪,真的好奇怪啊?

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啊!

「嘖,妳到底是誰,為什麼和四眼田雞說話方式一模一樣,還有身上的氣息。」五色雞頭快要沒有耐性的樣子,開始扭轉手上的拳頭。

「哼,想知道的話自己去查啊。」千冬歲露出女王般的姿態說道。

「不用你說本大爺也會自己去查!」

下一秒,五色雞頭就快速的衝到千冬歲的面前,要一刀……好像是一爪抓下去的瞬間,千冬歲拿出了爆符。

「爆火、隨著我的思想成為退敵所用。」千冬歲瞬間蹦出了刀,還好來的及擋了下來。

然後我就愣愣的看著千冬歲和五色雞頭的打鬥。

千冬歲的戰鬥風格似乎和以前的風格務太一樣,怎麼說?

就是現在的風格有點像是蝴蝶紛飛般的攻擊以及防禦。

咦?難道這是女版的千冬歲戰鬥風格?!!

(千冬歲:怎麼可能!)

但是,我怎麼覺得五色雞頭似乎敗下陣的感覺?

這是我的錯覺嗎?

五色雞頭似乎打得有點吃力,然後我看到千冬歲身邊傳來法術的波動。

——咦?是用法術來阻礙(解話?)五色雞頭的攻擊嗎?

最後五色雞頭就被千冬歲給打到趴在地上當成一隻雞了。

千冬歲對我使出了一個手勢,好讓我下來當『惡鬼巡司』的架式。

好吧,我得下去看看情況了。

我一躍跳再千冬歲的旁邊,「辛苦了。」

「嗯。」千冬歲額頭上冒出了不少的汗,由此可見對上五色雞頭也是很費力的。

「本大爺居然輸了……」五色雞頭趴在地上,似乎還沒有感覺到我已經從別的地方跳了下來。

五色雞頭再說一些我聽不懂的呢喃聲。

好像是輸了?然後什麼老婆?接著幹架?

媽呀,好像有點不太妙耶?

「喂,不管你輸了還怎樣,不要再跟蹤我們了。」千冬歲擦掉額頭上的汗,然後帥氣的插著腰對著五色雞頭說道。

五色雞頭抖了一下,接著從地上跳了起來。

千冬歲和我同時做出防禦的動作,深怕五色雞頭有奇怪的反應。

看到我的臉後,五色雞頭很明顯的當機好幾秒鐘,但是他馬上搖著頭。

把視線移到千冬歲的身上。

千冬歲似乎很不習慣五色雞頭那股熾熱的視線,所以有點不太高興的語氣道,「幹嘛一直盯著我?」

突然。

五色雞頭笑了。

笑得讓我們覺得有點怪。

那個一直會要喊著要打架的五色雞頭。

現在居然向千冬歲開口一個讓我們覺得很炸彈的話。

「當我老婆吧!」

當下千冬歲馬上傻住了。

【吾命轉世/羅希】原來我是喜歡你的

0.1

黑色長髮的女子一臉憔悴的批改著手上今天下班前一定要交的文件,如果仔細看的話,就會發現到女子的黑髮上有著藍色髮絲混合在一起。

「小希我們先回去囉。」臉上有大濃妝的女人笑嘻嘻的走到名為小希的女子身旁說道。

不過她並沒有抬起頭,反而推了自己滑落下來的眼鏡,點頭表示知道,接著又批改著文件。

那三三兩兩的女人走在一起還走著,嘴裡還有說什麼要去聯誼還是什麼喝酒,現在的女人真是不知道什麼叫做的廉恥呢,女人就是要保守才對。

雖然說我的內心並不是女人,上輩子的身份可是十二聖騎士之一的暴風騎士,為什麼死後到了這個世界,身份而不是「他」而是「她」啊!

暴風騎士——希歐.暴風,這一世卻是全然不同的名字,「莫希風」是他這一世的名字。

其實希歐很想吐嘈他的父母為什麼要取這個有點中二的名字,名字的含義是「希望的微風」,還好父母並沒有取為「望微」什麼的,還是感謝父母給我一個算正常的名字吧,即使不在世了……。

等等晚餐要吃什麼好呢?晚餐吃麵不知道會不會有比較好消化呢,但是我又懶的吃飯。

反正在外面隨便吃一吃就好了吧。

話說,不知道太陽他們也是否平安的到了這世呢?

如果太陽他們看到我變成了女人,他絕對會更加的欺負我,哼哼敢欺負我也要看看他們需要有多大的膽量,雖然這世並沒有上輩子有一樣的踢法,可是我學到了跆拳道,這跟暴風騎士所需要學的教法差別不大。

所以我又學了不少的招式,從白帶晉級成黑帶。

我把手上的公文整理完後,收拾好桌面上的東西,也準備交完文件就直接下班去。

叩叩。「總裁我希風,文件我已經全部整理好,我放在您的桌……上……」因為我跟總裁混的很熟所以沒有經過他同意就直接進去了,可是我也萬萬沒有想到總裁他居然壓著一個身材一級棒的金髮美女。

我愣了很久,接著才回復過來,我冷靜的繞過他們的沙發把一疊的文件放在總裁桌上,然後快速的走到門口偏頭對著總裁說,「總裁你要做這檔事你記得要鎖門,還有不好意思你們繼續可以不用理我唷——」

快閃,不然總裁他會用會殺人的眼神瞪我的。

不過那個金髮美女的背影我好像在哪看過……是錯覺嗎?

總裁什麼時候去拐一個外籍的美女啊,我怎麼都不知道,要知道總裁的行程以及他應酬的行程都是我排的,你問我為什麼不是其他人排的?

孩子你有所不知啊,那個總裁可是跟審判長的個性非常像啊,那個認真的個性,有習慣性的皺眉,還有不允許其他人用著懶散的態度工作,雖然我有懷疑過總裁是不是審判長,但是我終究還是沒問,因為我忘了。

仔細想想這應該是總裁要找相親對象了吧?

哦哦,總裁終於要邁向人生的重要一步了嗎?

改天一定要問問總裁什麼時候要發喜帖給我們!

順帶一提,總裁的名字是「沈墨雷」。

然後又把話題給轉過來,晚餐還是吃麵好了。我懶得在家裡煮飯來吃,明天還要上班咧。

我很熟悉的走進一個巷子裡面,左拐右拐的走捷徑到了餐廳,也熟悉的跟店員打了招呼,也熟悉的點了平常的麵,是說這店員「葉梅」是個可愛的女孩子,她個性溫和也常常笑容滿面,又是一個好人,每次來的時候我總是不知不覺中的把她看成綠葉呢。

還有另一個店員「韓筱嵐」,她是負責準備料理的人,聽葉梅說她是一個冰山美人,常常不說話,但是做的料理可是一級棒,人人讚不絕口。

連我也覺得說一吃就會還想在吃,會覺得這廚藝也誇張的好吃到噴淚啊,不過甜點部分我倒是覺得很熟悉。

「希風,一樣是『那個』嗎?」葉梅依舊笑容滿面的問。

我知道她指的是什麼,便點頭,「這一次在這用餐。」

葉梅愣了一下,第一次看到她臉上露出了猶豫的表情,因為我之前並沒有要求在這裡用餐,所以葉梅認為說我應該會帶回家吃一吃。

「如果不方便的話……」看葉梅那猶豫的神情,我還是趕緊把剛剛的話收回好了。

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對於某個孩子(?)的名字是因為希羽完全想不到適合的

所以就沿用雪姬大大的wwwwww

希望各位大大看的愉快ノ(・ω・)ノ

【特殊傳說 】變性大作戰(漾.千:我們不要變成女的啊!)

第二章


「當然是沒有。」千冬歲一秒果斷的打碎我心中的小小希望。

嗚嗚,千冬歲妳怎麼捨得打破我心中的小小希望呢。

漾漾,別腦殘了。我看到千冬歲用眼神傳來的訊息。

我哪有啊?!

「知道了……」我想了想,這或許算是學習呢……

勾起了嘴角,「好、那麼就~我是冬。」千冬歲伸出手,露出了據說比看到夏碎學長露出的笑容差不多。

這、算是陷入陷阱嗎?

我有些欲哭無淚的想著,等等……是說千冬歲叫自己什麼?!

冬……?

這該不會是把自己名字的其中一個字拿來當代號吧!

這、這也太簡單吧?(千冬歲曰:哼!)

「那麼我是……冥?」一時之間我想不到什麼帥氣的名字,也只好用名字裡面的其中一個字來當代號了。

「那麼冥,我們就出任務吧!」眼睛為精光一閃的千……『冬』小姐(?)正賊賊的對著我笑著,下一秒便抓著我的手。

然後……就沒有然後了……


「聽說了嗎?」在公會前面聚集的幾個人(?)的人影在一起著。

另一個人影不解的靠了過去問道,「怎麼了怎麼了?」

「聽說有兩位『美麗』的女孩子在前幾天完成了高難度的任務。」

「咦?不會吧?」

「這是確真萬實的,其中有一個女孩長的真像魔鬼巡司呀。」

「哇唔,好像有點可怕。」

「還有另一個女孩子長得實在美若天仙啊。」

「其實那兩個女孩子都是美女呀~」

「我決定了~我要去追她!」

「啊啊啊你偷跑,我也要去追她!」

「不能,冬小姐和冥小姐是我們的!」

「原來他們是叫冬與冥……」

「不管如何,她們都是俺的。」

「呸呸呸,你們這群色胚給我滾。」

「嘖嘖自己也沒多兩重,還說大話,真是笑破大牙了。」

「要你管啊!」

「要決鬥嗎?本大爺非常樂意喔~」

『……』

「要嗎~本大爺已經準備好了~」

『不、我們自己來!』

「難得本大爺來這裡看熱鬧的說~」

轉頭一看,發現原本站在這裡的人們(?)瞬間不見了。

算了~反正本大爺他對那個啥啥冬啥啥冥的沒有太大的興趣,如果她們很強的話,他可以考慮跟她們決鬥。

反正打得過本大爺的女人並不多嘛~哈哈。

打得過的就娶回家當老婆,一天打上百次的架吧!?

於是。

某顆五顏六色的雞頭似乎心情不錯的蹦蹦跳的離開那裡。


「冬……這一次拜託讓我休息一下吧!」某位穿著著深藍色上衣的少女(偽?)一臉苦著著臉說著。

放下手上的弓箭,「……好吧。」千冬歲想了下,接著反射性的設下結界後走向我。

最近這幾天我一直被千冬歲抓著去出任務,根本就沒有多餘的美國時間好好休息。

相信我,千冬歲她最近幾天根本專心的出任務,完完全全不吃不喝的,何況是休息呢?!

我貼心的拿出一瓶水遞給千冬歲,「冬,喝一下吧。」

接著她接過水後,手輕柔的打開了蓋子,然後優雅的喝下去……

等等,為什麼我會用這麼可愛(?)的用詞呀?

這明明就不是我的說話方式才對呀?

作者大人趕快把我的說話方式變回來啊啊啊。

對了,話說之前我們處理了一個白袍等級的任務,差一點就被一個巨大的三頭虎給吞下肚,還好千冬歲反應快,立刻使出一個法術讓那三頭虎一時之間無法有任何的動作,雖然說千冬歲有教過我如何使用『言靈』,但我還是會往其他壞的方向想去,之後任務結束後,千冬歲總是一臉無奈的望著我、接著拍哀肩膀。

彷彿好像要我好好加油似的……?

(千冬歲曰:就是那樣沒錯,漾漾加油啊?!)

然後上一次是出一個探查任務,好像是東方某一座廢棄的城鎮裡,似乎有出現奇特的靈異現象,要千冬歲前去探查,身為臨時搭檔的我也必須要前去探查,不過那裡真的很荒涼,好像沒人(?)在那裡住似的,最後我們即將要回去的時候發現有位古老的妖精長老還存活著,於是這一次的探查任務就成了任務給了他人。

探查結束後,千冬歲還沒有要休息的意味,我們就繼續接下一個護送的任務,任務大約是有位聲望還蠻廣大(?)的大人物護送他到安全得目的地,護送的成員有我、千冬歲、兩位不認識的紫袍、三位不認識的白袍,雖然護送的過程中並沒有什麼人(?)來搗亂,但還是有幾個長得有些驚悚的人(?)來攻擊我們,我和千冬歲連動手都還沒動手,兩位紫袍先生有訓練有素的砍下那些人(?)的首級,動作完全一氣呵成,我和千冬歲大概也只有站在大人物旁邊紹下結界和看守而已……啊,還有順便聊天,根本完全輕鬆……

送到目的地後,我和千冬歲同時和大人物揮揮手表示要離開後,大人物才有些依依不捨的離開我們的護送,接著我和千冬歲也很有禮貌的向紫袍以及白袍道謝,護送當中他們也有出手救過我們,所以不到謝不行,我們告辭後,我剛好看到紫袍和白袍的臉上好像有些惋惜的感覺。

嘛,希望是錯覺,惋惜什麼的一定是我太想學長的關係。

一定是這樣沒錯?!

後來我又被千冬歲抓去篩選(?)任務,因為我根本完全無法勝任紫袍等級以上的任務,接了的話我會死得很慘OWQ。

最後我們又再一次的出任務了,這一次是原世界的台北友一棟大樓疑似鬧鬼,好多客人因為鬧鬼的聲音都很害怕,所以那棟大樓以往的生意比以前少上許多,裡面又剛好有一位是守世界來的工作人員(?)向公會提出請求,所以我們又再次登場了。

在過程中,我和千冬歲發現位什麼會鬧鬼的原因,因為那鬧鬼的兇手就是已經受傷的幻獸,牠正痛苦的呻吟著,然後我們默契十足的護看了對方一眼,下一秒那隻幻獸就被我們丟到醫療班去給醫療班治療去。

然後這個任務……就完成了。

總之太多的任務我也差不多快要忘記了,所以別想要逼問我做了什麼任務。

「冥,解完這任務我們就去吃頓飯吧。」千冬歲了起來,似乎休息夠了,拍拍身上的灰塵,提起弓箭說道。

一聽到去吃飯,我的眼睛都發亮了,「那我要點心!!」拿起米納斯,心裡想了一堆了好多好多的蛋糕點心,然後一一吃掉。

啊~想到就覺得好幸福呀~

看到我陷入『幻想區』的千冬歲有些無奈的把手上的弓箭往其他方向把箭射出去,但我也很快的從『幻想區』清醒過來,拿起米納斯認真工及其他剩餘的妖怪(?)。

完成了這項任務後,手機也同時響起了。

完成本次的任務、兩人、白袍~紫袍等級任務

哆摩哆模惡鬼精 ×13

鬼族 ×3

魂靈 ×15




將會送到兩位的戶頭

……這個好像有點像網遊的公告系統……?

以前根本就沒好好仔細的注意到簡訊內容,今天終於真相了!!

是說,哆摩哆摩什麼鬼的好奇怪的名字呀……

不過這些通通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~

「冬~點心~☆」點心點心點心點心點心~我肚子已經在咕嚕咕嚕叫了~

一個彈指,手機就消失在千冬歲的手上,「我知道了。」接著我們腳下就出現了一個魔法鎮,下一秒,我們就消失了。


最終,我們就在一家日式的餐館坐了下來。

我東張西望著,這裡跟上次學長帶我們去吃的餐館有些不太一樣。

雖然說不太一樣,但是這裡卻很有日式的風格,每個人(?)都穿著美美的和服,而且都襯托出她們每一格人美感(?)以及風格。

牆壁有著櫻花飛舞、飄落了下來,我們的所在位置是在窗邊,是視野極佳的位置,然後我們有個四方形的花圃在四周圍,看起來就很有夢幻的感覺。

是說千冬歲會選這個好像不太意外呢。

畢竟這裡空氣很好,吃起來就會津津有味,然後風景也絕佳,任何人……不、只要不是人都會把這裡當第一順位來吃東西。

我們點完餐點後,服務人員在幾分鐘後端了出來。

效率還真快啊……

「奇怪,這次怎麼這麼快?」坐在我對面的千冬歲皺著眉疑惑的喃喃道語。

什麼這麼快?

我不解的歪著頭望著千冬歲,希望她可以說明。

習慣性的推了眼鏡,然後又忘記自己沒有戴眼鏡,「上次我來的時候等了足足快一小時。」

簡單的一句話,就讓覺得似乎哪裡怪怪的,「可能上次很多人吧?」噢,這裡的人大多都不是人。

千冬歲點頭,「這一次也很多人。」手指向門口以及坐位上的客人。

……

我錯了,那的確是有點詭異。

我們才剛點完而已,為什麼幾分鐘後就送來?

該不會……

我的臉可能已經開始皺眉了吧?

看看我對面的千冬歲渾身一頓,看來還不適應我的臉吧。

「有兩個原因。」千冬歲愣了一下後,接著比著二。

我一臉凝重的點頭,「第一個應該是看到我們兩個……」長得很不平凡。

千冬歲繼續回答,「第二個應該是……」下藥之類的。

怎麼辦,到底要不要吃啊……

這可能會有毒啊?!

【特殊傳說】變性大作戰(漾.千:我們不要變成女的啊!)

楔子→http://xiyujiang264.lofter.com/post/1d6180b4_bcfaa01

第一章

在風和日麗的天氣下,所有的事物都會覺得很美好。

突然,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」據說是住在黑館的破例者的某位小妖師因為某個原因而跌坐地上,不敢相信的比著鏡子裡面的自己。

如果住在隔壁的紅眼暴力兔、實力強到像是外星人的半精靈在家的話,我想可能會衝進小妖師的房間大罵。

很巧的,紅眼暴力兔剛好有任務,和據說是某位紅袍的(腹黑)哥哥一起出去出任務,所以這幾天都不太會出現。

就在某位小妖師一臉很震驚的一直盯著自己的臉龐,直到有一通電話打來他才醒過來。

『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嗄——』

為什麼這次的鈴聲是很配合他的背景音樂如此的相似呢。

小妖師無奈接起電話,但『她』還是無法接受自己變成了『女生』這個事實。

『喂?是漾漾嗎?』有道優美的聲音傳來,我有些疑惑的想著……這個時候會有女生打電話給我嗎?除了某位鳳凰族少女的以外,啊啊還有一位某蛇眼的學姊,我努力的從腦袋想著到底是誰的聲音。

但是那一頭的電話以為我傻住了,果斷的掛掉電話。

「咦?掛掉了?」就在我還想的時候,電話掛斷了,是不是我想得太久,所以決定掛掉了嗎?我疑惑的盯著手機響著。

接著,我就把手機放在桌上,然後我感覺到有人(?)好像進入我的房間?

「漾漾你在嗎?」咦?這個聲音?

像是剛剛打電話過來的聲音?難不成我真的認識她嗎?

但是……我印象中並沒有這個人的聲音啊啊啊。

然後我從浴室走出來,「?!」烏黑亮麗的長髮、水汪汪的紫金色大眼、穿著一身鮮豔的紅袍,突然之間,在我的腦中出現一位穿著紅袍的人影……但是,這位是美女,我應該不認識吧?

「漾漾你……」那位紅袍美女居然一臉吃驚的望著我,是說這臉龐有點熟悉啊……?

「請問……我認識妳嗎?」我歪著問著眼前的紅袍美女問道。

紅袍美女愣了一下,「果然,漾漾妳也被下藥了……」她似乎習慣性的推移下自己的鼻樑。

出奇不異,紅袍美女才驚覺自己並沒有戴上眼鏡,該不會……

「妳是千冬歲?!」我這才想起我的朋友裡面就只有千冬歲會習慣性的推眼鏡。

「對、看來我們似乎被喵喵下了藥。」紅袍美女……千冬歲有些無奈的說著,「隔天一早我們就變成了女生。」

但是為什麼喵喵要對我和千冬歲下藥變成女生啊?

就算想要我們穿上女裝也不必這麼費心呀?

但是我們變成了女生,這也算是喵喵的計畫之一嗎?

「漾漾,妳……要不要換件衣服?」千冬歲突然又習慣性的推了一下根本不存在的眼鏡,接著有些無奈的對著我說道。

「咦?」我的腦筋轉不過來,接著千冬歲一臉有些無奈的表情走到我的面前,然後幫我拉了身上已經露肩的衣服。

啊、啊啊啊,剛剛為了盯著自己的臉,所以完全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已經滑下來了。

「不過變成這樣子,行動會不方便呢……」幫我拉好我身上的衣服後,千冬歲皺著眉的拉著自己身上的紅袍。

對耶……千冬歲原本就比我高,可是現在卻和我的身高差不多。

「要不我們先換其他件衣服好了……」我自己也拉好身上的衣服,但是拉到一伴我卻想到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,「千冬歲!?」我的聲音放大了許多。

很明顯的被我嚇到的千冬歲疑惑的望著我,「怎麼了漾漾?」

這件事情真的很重要,重要到我覺得非常的羞恥啊啊啊。

「……我們要穿女裝嗎?」深呼吸了一下,接著我一臉驚恐的表情望著千冬歲。

從小到大我可沒有穿過女裝啊啊啊。

「……我還是繼續穿紅袍好了。」千冬歲沉默了好幾秒,接著用一種我就是不想穿女裝的口氣對著我說道,然後走到我的床上坐著。

等等啊大哥、噢是大姊,拜託你也想想還有我啊啊啊!

「我穿一件比較合身的衣服吧……」我有些欲哭無淚的打開衣櫃,接著翻一翻、穿一穿、脫一脫、找呀找,就這樣把衣櫃裡的衣服全部都穿過一遍後,我宣布完全沒有衣服穿的下……(因為都大好幾號)於是我就露出了皺眉的思考著。

如果說沒有衣服可以穿得下,這表示我要向喵喵借衣服嗎?

不、把這個選刪掉吧,如果是喵喵她一定會要我們穿旗奇怪怪的衣服。

「漾漾,拜託妳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,妳這樣真的很像巡司的翻版……」千冬歲真的很無奈的對著一直皺眉的我,接著我看到千冬歲手上拿了一件衣服。

「咦?」

我有些不解的歪著望著千冬歲,「這件是我剛剛看到你丟到地上的衣服。」把手上的衣服遞給我。

是長版的赤色上衣、黑色的長褲……等等,我發現一個癥結點,為什麼這是女生樣式的衣服?!

還有配赤色上衣的外衣,為什麼會有姐的衣服出現在這兒啊啊啊。

「這是巡司的衣服、對吧?」千冬歲走到我旁邊,看著我對這件套衣服發楞問道。

「好像是,印象中我有看過姐穿過。」不過好像也只有那次而已。

因為姐那時候不知道為什麼每年都一直長高,所以衣服都很快的都不能穿下。

對了,因為剛剛為了找衣服穿,我好像都沒有仔細的看過被我丟在地上的衣服……

……等等,怎麼會有姐的衣服在這裡?

雖然沒幾次看過姐穿過,但至少也會有穿過一次,雖然姐不管穿什麼都很適合……不對,這都不是重點。

重點是,為什麼姐的衣服出現在這裡啊?!

難道是我上次為了要準備回Atlantis學院的時候隨便亂塞衣服,所以姐的衣服就被我帶過來了……

可是怎麼可能會這麼剛好啊?

我拿起了地上某件很像T恤的衣服和褲子後,把手上的赤色衣服塞給千冬歲,「千冬歲這個就給妳穿了吧!」接著我就衝進浴室裡面,完全不給千冬歲拒絕的機會。

還好我知道學長這次的任務會很花點時間才會回來,所以至少在學長回來以前我必須要變回來,對不能讓學長知道。

不過……如果學長要是知道我變成了這樣,他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呢……?

啊啊啊,我連想都不敢繼續想下去了。

要是真的被學長發現我變成了女生,我想學長可以無法接受吧。

因為在變成女生的前一晚我人還好好並沒有什麼變化,可是隔天卻變成了女生。

我都無法接受了,學長怎麼可能會接受啊啊啊。

「漾漾妳好了嗎?」就在我還在糾結這個有些不太營養的話題的時候,千冬歲的聲音在門外響起,我這才想到我根本連換都還沒換衣服。

我連忙回應千冬歲,「再等一下。」

然後我就把那個話題拋在腦後,拿起手上的衣服趕緊換衣服。

「好。」千冬歲說完就沒有再說話了,可能她已經在外面等我吧。

手一僵,我的臉頓時僵持在那裡。

我後悔了、我應該要拿千冬歲手上的衣服來換的才對!!?

換好衣服後,我的眼睛直直的盯著自己從小到大看到熟悉到不能再熟悉臉龐,如今卻變成了姐的容貌。

有著魔鬼巡司外表的我,居然還可以看到一份天真模樣,換上這深藍色上衣,黑色長褲的樣式,顯得更可愛的感覺——

不會吧,這樣的用詞居然會用在我身上。

我的臉說不定已經黑掉了一半。

唉、我還是乖乖的接受事實吧……

「千冬歲我已經……換好了……」下定決心,我打開了浴室抬頭想要望向千冬歲的同時,我們就愣住了。

我們就一直盯著對方整體打扮,『……』

過了一會,千冬歲才打破了沉默,「咳、漾漾這件衣服似乎有些大。」

我愣了一下,接著回答,「對啊,姐的衣服都是比我大一寸。」我順手的拉了一下有些寬大的上衣,我該慶幸這是搭配褲子的衣服嗎?

「我這件衣服算剛好了。」千冬歲又習慣性的推了不存在的眼鏡,然後才後知後覺得才發現自己沒有戴眼鏡。

雖然看是平凡,但是我還是想到一個蠻嚴重的事情,「喵喵他們該怎麼辦……?」喵喵和萊恩常常會找我們一玩,如果來恩發現的話……

「放心,醫療班最近似乎有點忙,身為鳳凰族的喵喵應該是不會來找我們。」千冬歲冷靜的環著胸說道,「萊恩則是最近和莉莉亞走得很近,短時間內是不會在宴會以前對我們有影響。」

原來如此,我該說真不愧是紅袍情報班的嗎?

連他們最近做什麼事都瞭若直掌。

「呃……那那之前我們該怎麼辦?」我默默的問出這一句。

「……」千冬歲沉默了,可能也沒有想過之後要以這個身體要怎麼辦吧?

『唉……』我們不約而時嘆了氣。

接著我們又互看了對方一眼,又不約而時的開口。

「漾漾。」「千冬歲。」

我們因為同時開口又愣了一下,然後我用眼神示意千冬歲先開口。

「因為我是紅袍,畢竟也會接任務,所以……」千冬歲有些無奈的望著我說道。

所以就是千冬歲總不可能不接任務,所以也會去出任務。

可是,為什麼要對我說呢?

「所以我希望漾漾妳可以和我組成臨時搭檔。」哦,原來如此,難怪會露出那種表情——等等,臨時搭檔?!

我晴天霹靂了,一臉震驚的望著千冬歲。

為什麼是我,我一點也不強啊啊啊!

似乎看出我的表情,「因為漾漾妳是目前知道我們性別的人。」千冬歲一臉理直氣壯的說道。

……可是我是受害者啊大姐。

「所以我們就臨時搭檔到變回來為止。」千冬歲咚的一聲,手掌與拳頭恰到好處的碰在一起。

「我、我很弱啊……」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弱啊,光是法術就完全沒有把握了,更何況是搭檔……

就算有搭檔過好了,我也不見得會幫上忙啊?!

千冬歲用著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我,「漾漾,相信自己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我皺著眉望向千冬歲。

「……不然你想讓其他人(?)知道我們的情況嗎?」千冬歲看到我的表情有些愣住,接著又變回剛剛的問著我。

完全不想啊!!

如果讓其他人(?)知道了我們變成女生。

一定會變成笑柄的啊啊啊。

再加上學長要是知道了,他絕對會把手上的任務快速的解決掉,噎著用最快速的速度跑來對著我大喊,妳為什麼會這麼容易被下藥啊!

嗚嗚,這樣我的小命會不保啊QAQ。

可是,我也不想扯千冬歲的後腿啊……怎麼辦啊啊啊。

我能不能不要二選一啦,我有沒有第三個選項呀!!